• 當前位置:首頁>專題專欄>環保督察整改進行時

    這里見證千年歷史,曾是松滋水上門戶

    發布日期:2018-07-27   信息來源:中國松滋政府門戶網站

    字體大小:[ ]    保護視力:

    20180727131907_99510.jpg

    斗轉星移,歲月變遷。當年如花似錦繁星點點的涴市碼頭,晶瑩璀璨的灑落在一江兩岸,卻在漫漫的歷史長河變遷中,如今零零星星稀稀落落的散開去,退出了曾經的熙熙攘攘,褪色了昔日的繁華喧囂,猶如一個個風華絕代的女子,漸漸收斂了身上艷麗的光芒,歸于了生活的平靜恬淡,似乎悄悄地淡出了我們的視野!

    涴市碼頭,系涴市集鎮的發源地,因江水在此北折東流,呈回曲之貌而得名,由來已久,年限不可考,但是“涴”字來源甚古,在《山海經*西山經》中記載“英鞮之山,涴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澤”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,最古讀音為yuan。晉代學者郭璞所做《江賦》也有“陽侯破硪以岸起,洪瀾涴演而云回”之句,而涴市碼頭至月堤村一段一千余米的回流,可證“涴演”曲回之義。80年代湖北大學知名教授汪耀楠,將其字其音作為專用地名,收入新華大辭典。

    涴市碼頭,作為松滋的東大門,上聯宜昌,下達沙市(現荊州市沙市區),水路便利,在陸路交通不太發達的年代,作為主要的水路交通,有過曾經的輝煌。碼頭用青石條階沿著大堤三級鋪就,那時的涴市老街就順著碼頭依著江岸蜿蜒伸展開來。

    每天早晨,當東方的天際剛剛顯露出一抹魚肚白時,停靠在碼頭邊跑涴市到沙市的專線小輪船,拉響第一次長長的汽笛聲,打破小鎮的寧靜,那是在召喚著行走在鄉間小徑或老街陋巷中,匆匆趕來乘船的旅客加快腳步。

    涴市碼頭開始熱鬧起來,候船室的窗口前三三兩兩聚集了購買船票的人群,有走親送友來來往往的乘客,有早出晚歸到沙市販賣小菜的小販,有每天在碼頭擺攤交易的小本經營……各色人等擠滿了碼頭上的空地,熙熙攘攘,小孩子會揪著一小空,左一邊右一邊的瞎轉;男人們會點上一支煙,高一聲低一聲的海侃;女人們會圍成一小圈,東一句西一句的閑扯。

    當第二次長長的汽笛聲響起,這是在提醒旅客們準備檢票,登上即將啟航的小輪船。于是東一堆西一堆的人群一下子散開來,他們有的拎著包裹,有的抱著孩子,有的提著箱子,有的挑著菜擔,紛紛涌向碼頭,順著被歲月磨的光光滑滑的條石臺階拾級而下,踩著顫悠悠的木跳板,踏上船舷跨進客艙,坐在那用長長的木板鋪成的條凳上。

    不久拉響了三長一短的汽笛聲,輪機粗獷淳厚的轟鳴聲在江面“突突突”的響起,船身開始晃動起來,船纜解開了,冒著黑煙的小輪船開始駛離碼頭,沿著長江河道緩緩前行,小輪船越開越快,一路犁開平靜的江面,激起一層層白花花的水浪,慢慢的碼頭逐漸消失在水天相接的遠方。

    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涴市碼頭,每天周而復始地重復著這樣的情景、上演著類似的一幕。

    后來,隨著社會發展,陸路交通飛速進步,逐漸蠶食了水路運輸的地位,涴市碼頭在沙宜水路便利上的優勢日趨下降而蕭條起來;隨著三峽工程的建設逐步完成,進一步加劇了長江中下游水上客運運輸的退出,涴市碼頭,也基本上退出了沙市到宜昌段的客運舞臺;特別是“98洪水”過后,長江河道沿江建筑清理整治,涴市碼頭的候船室拆除。

    涴市碼頭,終于結束了他水上客運運輸的歷史使命!只留下了那兩棵雙人環抱的楊柳,在歲月的靜默中,依然守望著那一步步載伏了歲月滄桑的青石條石臺階。

    歲月無語,涴市碼頭也會慢慢消失在無盡歲月。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,汪耀楠教授曾為家鄉撰寫《涴市銘》:

    “涴市以清代設驛,古屬樂鄉,為松滋東門戶。其地也,連沙宜,接瀟湘,兼水陸之便,有魚米礦藏。民風淳樸,百業興旺。上有改革開放政策之指引,下有全鎮人民奮發以圖強。以教育為基礎,以科技為依傍,發展經濟,保障生態,為子孫造福,百世流芳。凡我家鄉赤子,當以拳拳之心,報效國家,建設家鄉,使我家園,如花似錦,永福安康,永福安康!”

    友情鏈接

    - 網站地圖 - 加入收藏 - 設為首頁 -

     松滋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主管  版權所有:松滋政府網  鄂ICP備05015989號  鄂公網備案號:42108702000011號

    編輯部聯系電話:0716-6217933 網站承辦及建設維護:松滋市傳媒中心 湖北國聯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 網站標識碼:4210870047

    甘肃彩票十一选五